Cynric(疯人院)

我悲伤的说,我有病。

       在读书年代,同桌这种关系比婚姻更加疯狂和令人沉迷。于此,客观因素是,决定谁能看见你偷偷挖鼻屎的,不是你自己,也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看起来神经兮兮的老师。他们总是将男生女生站成两排,编就鸳鸯谱,也不算是乱点,大致的摸样还是按照身高排下来的。但是依然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就像是,你读书年代在食堂买菜,你看着一堆大排中的佼佼者,你深情款款地说,大排,而且你几乎可以确定这块大排也是心仪你的,但是最后,心不在焉的师傅,挑选了一个长得歪瓜裂枣的给你,这种宿命感,常常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这是你的大排,它年少时候,它在猪身上时候,就注定了的。

       开学第一天,安排位置。许多萝卜都目光呆滞,等待被安排进属于自己的那个坑,只有SISSI是装着淡定,贼贼地张望。

       SISSI是属于那种高挑漂亮的女生,人家是人拣他,她是她拣人。此刻,她瞄准了班级个子最高的男生,动心了,即使只是一眼,嗯,虽然还不至于钟情,但是中意是有点的,其实所谓一见钟情,并不像是所说的那么邪乎,而是有些人是要看第二眼,第三眼,到第一百眼才能看到他的好来,而眼前这个,显然,一眼就够了。他高高瘦瘦的身子,能直接挂上去几个标签,比如,校草,篮球队队长,帅哥,白马王子,等等。所以,SISSI满怀期望地希望班主任能将她安置到他身边去,因为他的阳光帅气,她愿意委身为一掊土,照料着他杨柳身姿,挺拔绽放就可以。 
       我的大排!她在心里呼唤。 
       如果不是这个校草同学的存在,造成反差强烈,SISSI对被分配到的同桌,也就是李光,也不至于恨得那么入骨。其实恨来恨去,最后竟然都只能恨自己是女儿身,因为老师明明是安排她与心仪的校草坐在一起,他们是天造地设一对,注定的,老师违抗不了的,但是却听见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老师的安排,他说:“老师,我不想与女生同桌哎。” 
“啊?” 
       “因为我常常打篮球,老是一身臭汗了,我不想臭到女生呢。” 
       SISSI差点都要举手,大喊一句:“我愿意被熏成咸鱼。”当然,这点矜持她还是有的,所以老师只能招手,让她与李光进教室了,冤家路窄。真不知道是要修几辈子,才能修到与校草做同桌。 
       SISSI宽慰自己,也许下辈子才能修到校草吧,哎,做为校花一朵,一路读书来,都因为各种原因无法与校草成双,她表示压力很大。她斜眼看了走在自己后侧的男生,土包子,土鳖,各种土,还穿着布鞋……简直就像是上帝老人家手贱了,随便捏了一个次品,投放到人间来了,而且这个他,却仍然骄傲地穿梭在尘世中,简直不要脸透顶。更来气是,他现在,捡了SISSI这样一个大便宜,还臭着脸。鲜花插在牛粪上,牛粪还不高兴,真是什么道理嘛!都说高中凶险,果真世道如此!人心不古呐。 
       两个人坐下。

       班主任也走进教室,开始无意义的长篇大论,无非是要大家不准杀人放火欺负民女之类。SISSI一肚子气,感觉到有肘子捅了她一下,她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肇事者,可能是他无意的吧。她于是大家闺秀一般地,教养很好地将手收进怀里了。但是,他却不识相,不依不饶,竟然伸手过来,在她纤纤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乡下口音十足地打了一声招呼:“喂。” 
       “干嘛?”SISSI几乎是龇牙咧嘴地回了一句。 
       “有些事我想与你说一下。”他煞有介事的样子让SISSI想到了她乡下的二大爷。 
       “我叫李光。”他说。SISSI憋住了没笑,竟然有人叫这个名字,但是她马上就笑了,因为他接下来的话是,“我的英文名是LG,你知道为什么吗……” 
       再接下来是他的单口相声,听他娓娓道来,他说他,在农村定了一个娃娃亲(那时候班主任正在讲台上说到学校绝不允许早恋,而SISSI则扭回了正在偷看校草的头),他很刚烈,愿意为她洁身自好,愿意为她守身如玉,愿意为他枯守空床。他看到SISSI瞪着眼睛看他,更加来劲,他于是警告SISSI了:“你可不许勾引我,我有人了。”他抬起了脚,说:“这是她纳的。”上面还歪歪扭扭绣着一朵花,简直是被泼浓硫酸的花。SISSI差点没被噎死,又见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照片,认真地指给她看:“喏,就是她,长得欢实吧。”SISSI不知道怎么接话,因为她还难以断定“欢实”这个词用来描述自己的女朋友到底是自嘲或者是自满。“所以,虽然这样做很三八,但是我们还是要划三八线,当然,我多给你一厘米,不然你还要在外面说我小气。”他说着,还真的拿出刀子划了一道(隐隐约约听见班主任说不许破坏公物)。SISSI惊道:“你随身带着刀?”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嗯,要是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我就自刎!”接着咧嘴笑,“其实是我娘觉得城里人坏,叫我防着点。”SISSI只看见他嘴里金光一闪。
       “啊?”她低叫一声。 
       “怎么了?我娘有够屌吧!”他那乡下口音,用了一个很港台的句式,让SISSI抓狂不已。 
       “不是,是,你的牙齿?” 
       李光于是用手扒开嘴唇,露出那,金灿灿的牙齿来,然后他含含糊糊地说:“你是以为我不刷牙的吧?不是啦,我补了一个金牙齿呢。” 
       SISSI觉得自己身子矮了一截。李光补充道:“我是小时候与别人打了一架。” 
       “你知道与我打架的是谁吗,不知道,其实你刚刚看过,嘿嘿,就是我的未婚妻。” 
       李光竖起了两个手指:“别以为我老爷们没用,我只掉了一个,她掉了几个你知道吗?两个,她丫掉了两个牙齿,所以,这算是我们给彼此的定情信物,用你们城里人话说,有木有够浪漫?有木有!哇哈哈!” 
       完败。

       第二节课下课,李光又郑重其事地在叫醒了托着腮帮子想着与校草一起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的SISSI,SISSI惊恐地在他脸上觅到了一丝羞涩。他说:“不好意思,刚才我一时间慌乱,给你看的,是我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知错就改,现在弥补,喏,这张,这张才是她,是我们那里顶秀气的姑娘。”说着脏兮兮的手,拿着一张相片就伸过来,SISSI下意识地去挡,他也意识到了,小心将照片收了回去,他对未婚妻照片的小心翼翼,也叫SISSI难以忍受,她突然就受控了,咬着牙恨恨道:“你给我听好了,世界上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所以你不要担心我勾引你,还有,我明天就去与老师申请调换同桌,满意了吧?”
       她直着身子几乎是踉跄地走出教室,一出他的视线范围,眼泪就哗哗往下掉,正巧是她的好友夏洛过来找她玩,她们两个,从小一起玩到大,是一个常常哭,一个常常劝,小时候SISSI将小男生推进泥坑里吓哭了,或者初中时候SISSI收到校草情书哭了,更可怕的是,初中毕业时候校花来表白让SISSI吓得大哭了。得了便宜还卖哭,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夏洛赶紧奔了过来:“哟,我的心肝宝贝肉小SISSI,又欺负谁了?” 
       SISSI不理睬他,径直往前走,夏洛就在一边叨叨叨:“哇,这次哭得这么凶,不成你杀人了?” 
       SISSI去捶夏洛:“我被人欺负啦!” 
       夏洛下意识地两眼放光:“谁!被谁!” 
       SISSI待要倾诉,却觉察到夏洛脸上的不对神色了:“干嘛,我怎么发现你很兴奋啊。” 
       “没有没有,我是早上有一个歇后语做不来,现在想到了。” 
       “哦,是什么啊?” 
       “喏,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SISSI认真要与她生气了:“我真的被那个臭男生给欺负了。” 
       “怎么欺负你?” 
       “就是欺负,你懂中文吗,欺负!” 
       “也有个具体的欺负法啊,猥亵你了?凌辱你了?还是……不过总的来说,我还是不愿意相信,有人可以欺负到你。” 
       SISSI不说话了,她知道夏洛说没人可以欺负自己,绝不是对自己的赞扬,这是对自己另一个形式的侮辱罢了,照理说,SISSI这样的女人,是要人神共愤的,但是夏洛却与她成为了好朋友,主要一点是,她也是一个女魔头。两个人在一起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且,SISSI虽然姿色上略胜一筹,可是泼辣程度,却是低了几分,再且,夏洛不近男色,这几乎是SISSI与其对抗的致命伤,于是她冒出一个想法来。 
甚为大胆,细加斟酌,也未有不可,于是当下就与夏洛说了:“夏洛,你下节是什么课?” 
       “英语啊。” 
       “我下一节是数学。” 
       “你想说什么?” 
       “都是第一天上课,老师根本记不住名字,也认不清相貌,要不?” 
       “要不?” 
       “要不我们换换,你帮我教训一下,这个不要命的呗。” 
       这一节课,SISSI上得胆战心惊,掐着时间,上课到一半,她就提出来要去厕所,这是两姐妹预谋好的,这时候战事过半,可能已分胜负,可能高低未现,所以要互通有无。SISSI奔到女生厕所的时候,竟然听到了,听到了低低的啜泣声。SISSI的第一个想法是,夏洛将李光拖进了厕所,暴揍了一顿,但是等她走进厕所,她有些恍惚了,SISSI觉得这个世界就像是浆糊做的,摇摇欲坠,变得那么得不真实与可笑。因为强悍到有时候连SISSI都敬让三分的夏洛,此时此刻,正蹲在墙角,嘤嘤地哭泣。 
       “怎么了?”她也蹲了下去。 
       夏洛抬起头,SISSI吓得差点要跌坐到地上去,因为夏洛白皙的脸上,赫然三道血印,不消说,自是李光的手笔,他竟然能下得了手。他这样男人自然不会怜香惜玉,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把一个泼辣的美女打得落花流水。 
       “他。”夏洛说,她受了很重的内伤,只能吐出一个字来,然后又继续抽泣。 
       SISSI道:“我知道是他,不然还有谁,他是猫还是狗?他为什么挠你?他人呢,老师不管吗?” 
       “老师带他去校医室了,他伤比我重。”夏洛抽空也没忘记在脸上露出一些胜利的微笑来,但是这样的胜利,显然是建立在两败俱伤之上的胜利,夏洛并没有得意,转而继续忧伤。男人脸上多一道,可能更多几分英气,女人则就毁了。 
       SISSI甚至都忘记安慰了,赤裸裸地逼问:“他为什么挠你。” 
       “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 
       “我干嘛生气啊。你说,你说。” 
       “一上课,他就凑过来,满身的大蒜味,他说我变了,我说变什么了,他说变漂亮好多(SISSI脸色骤变),我没理他,过一会他说,我知道了,你是涂粉了,他说他娘说了,城里女人喜欢在脸上涂涂抹抹,往脸上抓,能抓下一袋面粉来。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他那咸猪手还真的就抓了过来,我也没多想,就一拳下去……” 
       “然后?” 
       “然后根据他那声惨叫,估计以后造小李光难了。” 
       再次完败,还拖了好朋友下水。

       SISSI颇为忧伤地回到了教室,过一会,李光弯着腰回来了,看见她笑靥如花,完好无损,他委实吃了一惊,坐到她身边去:“那么快上好粉了?” 
       SISSI灵光一现,她已经输了两次,事不过三,该亮王牌了,要再输,那无话可说,从此甘拜下风,退出江湖,也不要念想什么校草,她不配。当然,之前,她也破釜沉舟,搏命一赌。 
       她怎么能被一个乡下野小子给玩得团团转呢。 
       她于是伏在桌面上,开始嘤嘤哭泣,是认认真真的眼泪掉下来,没一会,袖口都已经湿透了。她能感觉到LG的躁动不安,不消用眼去看,她便更哀伤地哭泣,间或还要背过气去,甚是凄凄惨惨。终于是等他小心来问:“喂,你没事吧?我那么痛都没哭呢。”真是什么歪理,不知道女生是水做的,与你这烂泥巴能比对吗,SISSI气恼地又啼了一声。听见有同学来传话,要他们两个去办公室一趟。是班主任召唤。SISSI抹干了眼泪,仔细拿餐巾纸擦了,一同与他去,他无法无天,却也是怕老师的,那简单的心思,都映照在脸上,怕她去到班主任面前哭诉,学生间吵架,无论如何,有一方哭诉的话,无论如何都是要占了上风的。但是她却没有,在老师面前,一声惯性的啜泣都没有。班主任训斥道:“听说上节课你们打架了?”接着劈头就是痛骂,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委屈,这是老师对学生的下马威,SISSI一句争辩都没有的,低着头,全都领受了。末了临要走了,李光向班主任申请,提出要换座位,这让SISSI心悬了一下,幸好,班主任的逆反心理作祟:“座位安排是很科学的事情,岂能想换就换,大家都这样的话,让老师的教学工作怎么进行下去啊?”李光默然,SISSI也默然,班主任挥了挥手,让他们走,最后补了一枪:“女孩子就应该闺秀一些,动手动脚,成何体统!” 
       SISSI是觉得自己身子晃了一晃,却也忍住,缓步走出办公室,倒是李光在一边半问半自言:“我家那个肯定就很闺秀,我娘都说她好闺女,长得又比我秀气,闺秀。” 
       SISSI在心里嘲讽道:“比我欢实,比你秀气,真是大美女!” 
       但是她发现,他也偷偷来看她,她回到座位上去,拿出修正液来,往那道三八线上涂,LG瞧见了,压低声音问:“你要干嘛?一般打胜仗了,都要得寸进尺,我都按兵不动了,你是想怎样!”SISSI说:“不要什么三八线了,以后你想过境就过境吧。” 
       “诱敌深入?”LG在一边分析突转的局面,他是到现在,才看出来SISSI的不对劲。 
       SISSI道:“我就想好好读书,没心思与你闹,不然也对不起我爸我妈。”她的样子,好像真的被那个班主任给洗脑了,洗得彻彻底底。 
       一句话羞得李光哑然。SISSI逼近一步:“早上的事情,对不起。”她能感觉到他又是一震,估计于他而言,“对不起”这三个字是与“我爱你”一般的,让他浑身燥热,起鸡皮疙瘩。这节是自修课,到这时候也下课了,她起身出去了,看见李光石头一般坐在那里,大概还是在思忖,要不要说点什么,比如说,没关系。他跟他的准娘子从小到大,都没说过这些,互相间除了拳脚,就是大骂“贱货”“**”“蠢猪”,打是亲,骂是爱,那对不起是什么?他想不明白,这天中午,他去吃饭,原先就着豆瓣酱能吃下三碗大米饭的他,竟然全无胃口,只吃了小半碗,就嚼不动了,他觉得心上有什么东西压着,闷闷的,快要憋坏他了。又或者是那里遭了SISSI几拳,有些发疼,吃不下东西,对!一定是这样的!

       午休时间,他无聊看孙子兵法,有些男同学在玩PSP,有些女生在讨论PS,他只觉得城里的这些把弄都是P。但真要命了,他连孙子兵法也看不进去了。然后他看见SISSI进来了,因为刚开学,还没有发校服,所以各自着装,他虽然不懂时尚,可是SISSI的美扑面而至,她换了一身衣服,更是美得让他心头发紧。当然,这是在学校,若是在他老家,他毫不犹豫地就能给她扣下一顶帽子——狐狸精。她还拎着一个塑料袋,放到他面前来。 
       “这是什么?”他闻到了一些香味,中午没吃饱,这时候有些饿意在肚子里探头探脑了。 
       SISSI坐下来,说:“早上不是打你那里了嘛,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怕你蛋疼,就买了几个茶叶蛋给你补补咯。” 
       “多少钱,我给你。”李光连忙说,一面掏出一个布袋来,裹着一些纸币。这阵势,SISSI随妈妈难得去菜市场看见老奶奶掏出来过。 
       “有些东西比钱更重要,不是吗?”SISSI说。 
       李光涨红了脸,接过了茶叶蛋,饿意大发,撕下了人皮,开始狼吞虎咽。接着这个星期相安无事,虽然取缔了三八线,李光却不再越界,礼让三分,两个人都客客气气的,有些相敬如宾的意思了。夏洛也来看SISSI,她的脸好得很快,其实只是被李光摸了一下,那三道血痕,红口画上去的,这些都不重要,她问SISSI:“就这样放过那小子了,我找人揍他一顿?”“他皮厚,痛一下就好了。”“那你想怎么样?”SISSI不上当,正色道:“学业为重,学业为重!”说完甩发去了,夏洛追着她的背影叫:“作孽啊,作孽啊。” 
       走老远了,还听见夏洛的叫唤:“哪个天使大姐啊,将这妖孽收走了吧,为祸人间啊。”

第二周,SISSI也是早早到了教室,看见座位旁边放着一只大麻袋,色相丑陋。她心里骂了一句,乡下东西。却带着笑脸迎着LG目光过去,坐下。LG说:“喏,这袋红薯,我妈一定要让我带给你。” 
       “啊?” 
       “我跟我妈说你给我买茶叶蛋的事情了。” 
       SISSI才反应过来,赶紧说了一句:“谢谢你呢。”脑子里连忙浮现的是她与夏洛将这袋红薯扔进垃圾桶的画面。又听见LG说了一句:“不过你不要贪吃啊,这东西吃多了容易放屁。上星期你有没有闻到红薯味的屁啊……” 
于是微小的好感也荡然消失。 
       体育课,碰巧了与夏洛班级一起上,男生打篮球,女生或者看球,或者像是SISSI,与夏洛,绕着球场走走。撞见了同样在散步的李光,六目相对,李光盯着夏洛光滑洁净的脸看,SISSI先下手为强:“上星期你挠的是我好姐妹。” 
       李光却说:“你当我傻呢,我分得出来不是一人。” 
       SISSI尖叫:“那你还下手!”其实她更想问,真的有觉得她比我漂亮吗? 
       李光不说话了,夏洛意味深长道:“要是你,他也许就下不了手了。” 
       大家都尴尬了,正好是有人跑过来,叫了一声:“SISSI。”都转脸过去看,特别是SISSI,心里“咯噔”了一下,是校草,虽然是自己封的,但应当毫无争议,他竟然知道自己叫做SISSI,这时候带着一身汗香,鼻翼上还有一些闪闪的汗珠,看着自己,用像是棉花糖一样香香的声音说:“SISSI?” 
       “嗯?”她觉得自己像是冰欺凌,慢慢就要融化掉了。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校草痞痞地笑了,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问。 
       她愣住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者说,她不知道怎么能给出一个听起来是拒绝却能让校草真正吻自己的答案来。她犹豫间,感觉校草向自己凑近了过来,就让我在这一秒死了吧,心中有个疯掉了的声音叫道。 
       她闭上了眼睛,等待,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却听见杀猪般的叫声,然后是夏洛的尖叫声,她被夏洛拉到一边,同时睁开眼睛去看,她的校草,正与一个人扭打在地上,这个人,正是李光。她听见李光叫他流氓。 
       **啊,她绝望地看向夏洛,发现她脸上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夏洛用嘴型说:“自作孽啊。” 
       令人心碎的是,校草被李光打败,李光最后一脚踹在他的裆部,气盖山河道:“这一脚,你回去吃一千个茶叶蛋都补不回来!” 
       SISSI拖着夏洛逃走了。 
       “他哪里是人啊。”SISSI哭道。 
       “你是说校草美得不像人,还是说李光野蛮得不像是人啊?”夏洛竟然还有心情来问。

       后来得知,那天是校草他们打球,打赌,输了的去亲一个漂亮女生。也就是说,在校草眼里,SISSI是美女,特别是在比对夏洛的前提下,SISSI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人都快酥软了,但是马上又僵硬了。就是这个死李光,坏了她好事!她认定校草心里其实也是喜欢自己的。李光不得好死。她恨恨道。 
       那天回到教室,看见李光坐在那里,显然是等自己,她坐下,听见他问:“要是我不出手,你就让他亲了?”SISSI不理他,在气头上,完全不想搭理他。但是他不依不饶地,继续问:“你回答我啊,是不是,你就要让他亲了?”最后还像小孩子一样地,说:”你不回答就是默认哦。” 
       SISSI忍不住了,反问他:“你为什么要出手呢。”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哪里不平,哪里不平?”她觉得自己是快要疯了。 
       李光楞了一楞,恍然大悟:“看来你是想被他亲。” 
       SISSI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那天后来发生的事情是,李光竟然去小卖部买了十只茶叶蛋,送到校草面前去,校草吃力问道:“你蛋疼吗?” 
       李光说:“我不疼,你蛋,可能疼,所以你吃,挺有效的。” 
       “你有病啊。”校草受不了他了。 
       “我确实有病。”李光却软了下来,一脸凄惨地说。 
       校草乐了,招呼大家来听:“你看,这个人,说自己有病呢,对不对,李光,你是不是说自己有病?” 
       李光点了点头:“嗯,我确实说我自己有病。” 
       校草玩上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兴高采烈地说自己有病呢,你要悲伤地说你有病。” 
       李光说:“我悲伤地说你有病!” 
       “真有病,是说你,但是你说出来的时候要说我,懂了吗,再来一遍。” 
       李光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悲伤地说我有病。” 
       BINGO!

       李光走回来,校草将那些茶叶蛋扔进了垃圾桶,还听见他在那边喊:“喂,蛋,你疼吗?”李光默然坐回座位。过一会,神经兮兮道:“你喜欢他什么呢,就因为他帅?” 

       SISSI不理他,却是在心里接了一句,对,我喜欢他就是因为他长得帅怎么了。听见李光继续说道:“还是因为他有钱,不就是个小老板吗?”这句话听得SISSI云里雾里的,校草有钱,是个小老板,这些她倒是不知道。她再去看李光,吓了一大跳,他竟然哭了。 
       “喂,你在说什么啊?”SISSI觉得自己有些心慌。 
       李光用手掌擦掉了眼泪,道:“她,上周回家,我娘告诉我,她跟了一个小老板了,不要我了。我才走了一星期,她就跟人跑了。” 
       SISSI反应过来,原来说的是他那欢实的女朋友。 
       李光凄然道:“我妈让我去她家送红薯,去了才被告知,以后不要再来看她了,她都订婚了。” 
       SISSI真心想安慰他,却骤然间神经一痛,红薯!也就是说,那袋红薯本来是给你那负心的女朋友的?” 
       李光点了点头:“总不能仍了吧,吃也吃不下,我娘就说,你那同桌对你挺好,让我给你带了过来。” 
       “我对你挺好?”SISSI有些哭笑不得。就像是金刚葫芦娃说白蛇精心肠挺好的,或者是白娘子说法海心肠挺好的,都叫人觉得不可思议。 
       李光说:“我觉得你挺好的。”过一会,他补了一句,“你呢?” 
       挺漫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SISSI冷冷道:“我也觉得我挺好的。” 
       听见李光说:“我悲伤地说我有病。” 
       “干嘛说自己有病呢?” 
       “我想假装爱上你,被你伤一次,彻底也就不相信女人了,以后就好好读书了。” 
       SISSI心里咯噔了一声,她在想要不要告诉他真相,结果听见李光说:“没想到我发现你也很想让我喜欢上你,可能正好是想说,用情来伤我一次吧。” 
       “你赢了。”李光最后说。 
       “有病!”SISSI轻轻骂了一句,她扭过头去,心里却莫名的,有些惆怅,这大概是这个年纪的孩子都会经历的,悲伤吧。

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身心疲惫
😪😪😪😪😪😪😪😪😪😪
这么糟糕的心情怎么可能睡得着
真无奈
晚上做个噩梦吧👿👿
8.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_→
给你们科普下 胡汉三是《闪闪的红星》里面的大恶棍 返乡团的扛把子 反正就是一个大反派 当然我可不是大反派😳😳他最出名的那句话就是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就是前几天的早晨 温度一下子变的好低 不知道你们那儿是不是 我在上海 反正就是这样。在记忆中冬天就是冬眠的季节啊!每天早起加班怎么冬眠嘛!不能冬眠也就算了 可是天天加班这是什么节奏嘛!知道不知道外面那么冷 很危险啊!

出门了 待我回来再继续发牢骚!

Flying at Pokhara...

我的头像 出来旅行第二十五天 在一家不知名的家庭旅馆 看到镜头果断抓起小熊配合一下😁😁😁

海拔5000+ 请无视我扭曲的脸部表情 我这可是用生命在跳跃!!!
地点 日喀则

终于做了一把local boy😝 一秒变阿三